冷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大师吴宇森的两次遗憾张正宗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4:41:05 阅读: 来源:冷水机厂家

吴宇森先生上一次哭,因为家里两只叫黑豆和山宝的小狗。

一年前的夏天,吴宇森开车带着小狗外出,因为路途遥远,小狗晕车,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抱在怀里:“我就这样抱着它,可过了一会儿,它就吐了,吐在我身上,小狗马上低下头不敢看我,觉得是它的错。”

吴宇森试图还原当时的画面,突然俯身,双手捧着空气,微笑安慰:“我马上说,没事儿,没事儿。其实,我没有骂它,但小狗眼神闪躲,觉得很内疚,像是自己做错了事,我反而难过。”

“我不应该让它感觉到好像是它自己做错事。”吴宇森说完,从西服外套的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白色手绢,擦了擦眼睛。

71岁的吴宇森先生,身上没有那种“我是电影大师”的气场,相反每次出席活动,出现在人们面前的他,小小的背影,走路慢慢的,还有点不稳,腿先伸出去,脚慢一拍才跟上,总会给人一种可怜、无辜,老人家的感觉。

谈论自己的青年时代总会让吴宇森兴致更高一些。

比如说上世纪70年代,吴宇森双侠模式叙事的开端,喋血双雄的雏形《豪侠》,他回忆起来,眼眸直放光:“啪啪出剑...剑客就喝喝酒,看看他的剑,一个孤独的剑客,一定有美丽的女伴在旁边给他弹弹琴。”

“心里面一定有份浪漫的情怀。”这是吴宇森拍片一贯的风格,也是他最中意的表达。

可这份浪漫的情怀,常常让吴宇森感到遗憾。

1990年,投资2800万,全香港最贵的《喋血街头》公映,但最终仅收回400万,而他前一年刚凭《喋血双雄》票房登顶,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导演一时风光无两,而这一年的《喋血街头》,几乎被全香港的观众说是烂戏。

《喋血街头》的灵感来自于吴宇森童年的贫民区生活,并融入了越战等事件,时代背景宏大,且故事本身复杂与商业元素相背,片长也成了最致命的问题,“本是一部三个小时的电影,因为当年香港戏院最多不能放超过两个小时的电影,所以被逼剪到2个小时,很多珍贵的戏全都剪掉了,太可惜了。”

因为《喋血双雄》的成功让老板伍兆灿赚了钱,拍摄新片《喋血街头》吴宇森选择了自己掌控权最大的独立制作,这让公司投了很多钱。他回忆:“那是当年全香港最贵的一个电影,很多人都妒嫉,也有很多人不服气,就说伍兆灿老板怎么给他花那么多钱拍一个烂戏出来。”吴宇森像一个说书的老人笑了一下。

电影公映后,吴宇森找到伍兆灿,连说抱歉,“我把你的钱全亏了,我一定帮你赚回来。”伍兆灿握着他的手说:“导演,你放心,钱不是一回事,钱随时会赚回来的,但是这部(《喋血街头》)是你拍戏以来最好的一部戏。”

吴宇森双手摊开,眼里闪有泪光:“你说感不感动,我这个人很难遇到一个这么好的老板。”

第二年吴宇森为弥补老板伍兆灿的亏损,他找到周润发、张国荣、钟楚红拍摄《纵横四海》,结果大获成功,为公司翻盘回本3000多万。“因为当时要赶档,写剧本、拍摄、后期,整个过程只有两个月,吓死人了,所以演员跟我的团队一起配合好,最后给老板赚钱,我才放心。”

但《喋血街头》,吴宇森一直想再重新剪辑一次。

两年后,拍完《辣手神探》的吴宇森去好莱坞发展,赚了些钱,自掏腰包想把《喋血街头》原始版本买回来重新剪辑,还原它原来的强度,弥补当年的遗憾,但香港电影多余的底片仅能存放一年,片子太多,仓库装不下,结果片方把底片当垃圾丢掉了。

“我很心疼,所以我自己都没有办法重看这个原版,我觉得太可惜了,因为三个演员演得太好。”吴宇森言语中满是唏嘘之意。

22年后,《太平轮》又成了吴宇森先生的第二次遗憾。

2014年12月2日,“吴宇森写给太太的情书”、“中国版泰坦尼克号”、“吴宇森病愈后复出”、“全黄金班底制作的阵容”、“投资超过4亿人民币”的《太平轮(上)》公映,这部华语巨制被寄予厚望,认为是贺岁档的票房赢家,但最后的数字低于所有人的预期,不及投资只有《太平轮》十分之一的青春片《匆匆那年》。

当年很多媒体都打出这样的标题:《太平轮》已驶过属于它的“匆匆那年”

吴宇森曾有一段日子,困惑于自己的《太平轮》,当记者再次聊起,他表示:“非常痛苦、遗憾,这部电影被牺牲掉了。”他右手握拳。

起初,吴宇森没有把《太平轮》做成3D,或分上下集的意愿。“我本来非常反对,因为电影成本太大,公司说要分成上下集才能赚回来,后来又告诉我这样也不够,改成3D才能回本。”吴宇森花了很长的时间考虑,最后答应了对方的要求。

“可结果什么都没有赚回来。”吴宇森说。

除了票房,电影口碑也低于预期,主演之一的黄晓明曾发过两次短信安慰吴宇森,他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很不喜欢那些随便说烂片的人,可以说这里设计的不好,那里不感动,但不要一棍子否认一个人、一件事,这样是不公平的。”

后来黄晓明在中影主办的一次推介会上,看到导演小小的背影,眼泪就下来了,“好可怜、好可怜。”

原定于5月上映的下部《太平轮·彼岸》,在吴宇森的要求下延期两个月重新剪辑,并定档于7月30日公映,但奇迹没有如期上演。

用吴宇森的话来说,《太平轮》是部不伦不类的电影。“我不知道放映的版本全是3D,我以为大部分放映的都是正常的版本,少数放3D,没想到后来全部都是3D,这根本不是3D电影。”

他曾经试图去改变,“可以把它再剪一遍,第一我们是赶出来的,再剪一遍可以精剪到两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的一部电影,我的原意就是这样。那他们就没有让我这样做,匆匆地把它丢掉了,我觉得我对不起那些所有演员,我也对不起我自己。”71岁的吴宇森像犯了错的小孩遗憾的道歉着。

吴宇森找到了老板,试图想发行一部导演剪辑版,努力拯救这部即将下沉的《太平轮》,不想复制当年《喋血街头》没有底片想重新剪辑都剪不了的尴尬和遗憾。

但《太平轮》公司老板对他说:“什么叫导演版!”

“作为一个制作公司的老板,怎么可能不知道导演版呢?”吴宇森情绪有些波动,努力回忆当时的对话。

“美国电影也好,中国电影也好,大家都有一个导演的最终版本,怎么可能不知道有导演版呢?”

“不要因为观众一时的改变,或者观众的潮流掀起了另外一种潮流,而把这部电影放弃了。”吴宇森说完,身体向前倾,你能明显感受到,他努力的想把自己的声音放到最大。

“后来没有做,这么大的一部戏就这样,我觉得蛮可惜。”吴宇森又气又悲,说完,搓了一下手。

如今聊起电影,吴宇森想念以前在美国拍片节奏和生活。“我怕应酬,在香港不断的应酬,身不由己,每次都喝的大醉,对于家人也不好,我本来喜欢清清静静的。”

其实,好莱坞也同样有应酬,但吴宇森喜欢美国的处理方式。你可以跟他解释,今天我想陪我的小孩儿,我小孩儿从外面读书回来很难得,他们不会说你不来我没有面子,在香港可能会要顾着人家的面子也要去,但是在好莱坞不用,轻轻松松的,日子蛮好的。

聊到好莱坞这段经历,你能明显在他脸上阅读出,那是他最满意的拍片状态,包括他曾在无数采访中讲过的,自己是如何在美国争取对一部电影最后的剪辑权的故事。

而那段颇为让他满意的经历,现在听起来,都像是很久的事了。

因为新作《追捕》,吴宇森这一段时间总是在接受采访,总是被问一些已经被问过很多遍的问题,为什么要翻拍?哪场戏NG最多?拍的最困难的是哪场戏?还被要求录一些媒体ID,有时看不清字,念错了,他就用手绢擦擦眼睛,口中小声预备,再次重复,看得出吴宇森不是十分享受这些繁琐又冗长的宣传工作,但他也不打算拒绝。

他的潜台词似乎就是,“只要为了我的电影,不留第三次遗憾,就先配合一下你们这些年轻人吧。”

(摄影:初百全 摄像:马海东)

监狱钢网墙

北京矿物质绝缘电缆

空气预热器

清远开锁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