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孤独者的友情水浒传中的铁哥们林冲和鲁智深【人物风云】

发布时间:2019-09-29 13:40:38 阅读: 来源:冷水机厂家

江湖上有没有真正的友情?有,但是不多。在江湖团伙里面,更多是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。别看相互之间称兄道弟格外亲热,实则只是暂时的利益结盟。所以我们看《投名状》,三个当年歃血为盟的兄弟,最后因各自道路的选择,成为死敌。而友情,需要彼此间是平等的关系,是相互理解的关系,真正的心心相印是不能掺杂过多的功利因素的。我们常说的管鲍之交,就是基于平等与理解的友情。管仲和鲍叔牙侍奉不同的主公,但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友情。后来鲍叔牙的主公齐桓公在争国君位置中赢了,鲍叔牙又向齐桓公大力举荐自己的朋友、已成为囚徒的管仲。因为他充分理解管仲的才能和志向,才无私地把相位让给朋友。《水浒传》中如果说还有这种义薄云天、不讲功利的友谊,我以为只有林冲和鲁智深之间存在。

金圣叹说:“林冲自然是上上人物,写得只是太狠。看他算得到,熬得住,把得牢,做得彻,都使人怕。这般人在世上,定做得事业来,然琢削元气也不少。”林冲是一个现代人,他本来和江湖的那一套规矩隔得很远,也很讨厌。因为他懂得珍惜爱情,呵护妻子,对家庭负责。在金圣叹看来,林冲“熬得住,把得牢,做得彻”,对自己的行为自始至终都非常清醒与理智,考虑问题太过于周全。如金圣叹这样的率性人看来,林冲可佩服而不可亲,不如鲁达之豁达、武松之豪迈、李逵之率真。但林冲在《水浒传》众好汉中,最具备现代职业人的种种品格和素质。林冲应该生活在现代,而不是生活在千年前的大宋,因为他的言行符合现代社会的种种规则。

如果林冲生活在现在,他也许会成为一个非常幸福和成功的中产阶级的一员。林冲的可爱,就在于“可靠”。他是一个可靠的丈夫,一个可靠的朋友,一个可靠的下属和同僚。他不会轻易动情,但一旦选择了某位女子,他会为其一生负责;他一旦成为你的朋友,你可对他托付一切,别人可以出卖他而他不会出卖别人;对上司对同僚,他会永远抱一种有距离的尊重,他会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,对这个集体负责对自己上司负责而不轻易涉及人事上的是是非非。在《水浒传》中,有两个孤独者——林冲和鲁达。他俩的友谊超越世俗的功利,他们是一对真正达到精神默契的朋友。无论在官场还是在梁山,林冲不是普通的官吏,也不是寻常的匪。在官场和匪窝,他都是一个异类,一个品行高洁的异类,一个没有丧失独立精神、独立人格的异类。将林冲和鲁达相比,似乎他们是性格的两极:一人能忍,一人性急;一人精细,一人豁达;一人温雅,一人鲁莽。但他们却能成为最好的朋友,因为他们是真正的伟男子,他们都有着包容三山五岳的胸怀,他们有着人世间最宝贵的“爱心”。

两人初相识时,地位是不平等的。鲁智深是个逃犯,在五台山做和尚也不安分,被发落到大相国寺看菜园,整天和一帮地痞流氓混在一起。而林冲呢?可是一个成功人士,是禁军教头,有幸福的家庭。林冲与鲁智深相识,正值鲁飞舞禅杖,林冲喝彩道:“端的使得好。”鲁智深知道对方是禁军教头时,根本不自卑,对林冲说:“洒家是关西鲁达的便是,只为杀得人多,情愿为僧,年幼时也曾到东京,认得令尊林提辖。”——不卑不亢,且坦荡赤诚。林冲在京城里见多了那些戴着面具的官员,对这位西北汉子是发自内心的喜欢。那些见了宋江就跪拜的人,怎么可能成为宋江的朋友?宋江也没有朋友。两人刚结为朋友,就碰见了高衙内调戏林冲妻子。鲁智深立马要出拳相助,被能忍的林冲劝住。鲁达一见林冲妻子,立刻如林冲多年的兄弟一样,叫道:“阿嫂,休怪,莫要笑话。阿哥明日再得相会。”如此唐突,方显出鲁智深坦荡真诚的性格,一见定交便如此。男女间有一见钟情的爱情,男人与男人之间,何尝没有一见如故的真友情?可见他俩的相识相交,超越地位的差距和经历的差异,是真正的英雄惜英雄。

《水浒传》中处处说“忠义”,但真正做到谋事忠、对友义的只有林冲和鲁达。宋江以下的众头领,互称兄弟,然而他们之间,大多并不是一种心心相通的、人格平等的朋友关系。要么是宋江与戴宗、李逵,卢俊义和燕青那样的主仆关系,要么是宋江和吴用、柴进等相互利用关系,更多的是李忠、周通这些为了自身安全而结成的利益“盟友”。一百单八将中,有些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情。如卢俊义未必会与出身低微、本事全无的白胜有什么兄弟情谊,他和大官人柴进会更投缘;吕方、郭盛作为铁杆宋系的人,也不会去结交小乙哥;而杜迁、宋万死时,黑三郎才给了一句赞语,此前也没有与这两人交谈的记载。在这种打着忠孝仁义旗号、存在有教主绝对权威的黑社会结构下,三阮、二张、孙立孙新、菜园子母夜叉、李应杜兴这样的亲兄弟、夫妻、主仆关系才是正经,且分崩离析,各自逃难之时更加明显。惟有鲁智深和林冲,不是势利之交,不是血缘同胞,偶遇而相互欣赏,结成生死之交。

撇开一切世俗的尘埃,林、鲁友谊如高山上之白雪,如幽谷中之兰花,如云散雾开后之明月,那样超凡脱俗,那样美丽洁净。在草莽之中,竟有这样的伯牙与子期。宋江第一次见武松,便说:“江湖上多闻说武二郎的名字,不期今日却在这里相会。多幸,多幸。”过了数日,拿出来银子给武松做衣服,武松离开柴进家时,宋江相送数里,再次赠送银子。宋江第一次见李逵,就是替他还赌债。“贤弟但要银子使用,只顾来问我讨。今日既是明明地输给他了,快把来还他。”然后请李逵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博得李逵的称赞:“真个好个宋哥哥,人说不差了,便知做兄弟的性格。结拜得这位哥哥,也不枉了。”与其说这是交朋友,不如说是收买——宋江能收买李逵这样的顽童,因为顽童往往一个玩具就能搞定,而对武松却未能收买住。所以金圣叹评论道:“其结识天下好汉也,初无青天之旷荡、明月之皎洁、春雨之太和、夏霆之径直,惟一银子而已矣。”

和陆虞候这样的“朋友”相比,鲁智深更显出世上真朋友的稀缺。陆虞候可是林冲的发小,为了自家富贵,巴结高太尉,为虎作伥陷害林冲。林冲误入白虎堂后,被刺配沧州,鲁智深千里暗中护送,直到林冲脱离险境为止。鲁智深在野猪林里那席话,至今读来泪满襟。“兄弟,俺自从和你买刀那日相别之后,洒家忧得你苦。自从你受官司,俺又无处去救你。打听得你断配沧州,洒家在开封府前又寻不见,却听得人说,监在使臣房内。又见酒保来请两个公人说道:‘店里一位官人寻说话。’以此洒家疑心,放你不下,恐这厮们路上害你,俺特地跟将来。见这两个撮鸟,带你入店里去,洒家也在那店里歇。夜间听得那厮两个做神做鬼,把滚汤赚了你脚。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撮鸟,却被客店里人多,恐防救了。洒家见这厮们不怀好心,越放你不下。你五更里出门时,洒家先投奔这林子里来,等杀这厮两个撮鸟,他到来这里害你,正好杀这厮两个。”

此段话不仅可看出鲁智深的多情多义,也可看出他的粗中有细。这份情谊,直可动天地泣鬼神,安能用“江湖义气”四字形容之?随后,刺配路上林、鲁一别,便关山万里,两人并未互通信息,可情谊决非时光和距离可以隔断的。直到第五十七回,众虎归水泊后,鲁智深问林冲:“洒家自与教头别后,无日不念阿嫂,近来有信息否?”这就是真正朋友的相知,他知道林冲是顾家的人,他知道林冲深爱着自己的妻子,刺配之后,留妻子孤身在京,自然放心不下,问阿嫂近况实在是对朋友最大的关爱。而此正是林冲的伤心事,他妻子已上吊自杀了。反观宋江害怕李逵再次造反,为了保住自己一身的名节不惜毒死李逵,这不是友谊而是最大的自私,他把李逵当成自己的私有物了。

李白和杜甫长安相识后,不久相别。天宝四载在山东得以短暂相聚后,各自飘零,山高水远,可那份情谊,两人一生未能忘怀。杜甫流落秦州,当时李白因从永王而被流放,杜甫担心李白的安危:“凉风起天末,君子意如何?鸿雁几时到?江湖秋水多。”李白死在当涂后,杜甫也是垂垂暮年,可对朋友的思念一点没有减弱,想起他和李白壮年时同游单父台的情景:“隔河忆长眺,青岁已摧颓。不及少年日,无复故人怀。”只有相知相得,才有这种历岁月而弥坚的友谊。

都是演技女友的哪些弄虚作假让男人失望张蓉蓉

夫妻吵架是什么体验铃村健一谈ReC张卫健

华晨宇杨宗纬国王与乞丐mv预告片推出李文世

务川开展农用实用技术培训南阳渔政联合整治白河非法捕鱼药蜀葵